找传奇私服-就来传奇找服网www.iciip.hk!
传奇找服网 > 专题栏目 >

新开传奇私服网 比亚迪市值超大众,车灯大王“抱错大腿”

日期:2022-06-21 人气:62

本文作者 | 张贺     来源 | 英才杂志

新能源车风起云涌,产业链公司不能”站错队“。

这两年汽车市场风云变幻,新能源狂飙,顺之则兴,逆之则衰。蔚小理、哪吒等造车新势力余热未消,比亚迪又扛起新能源车的大旗,单月销量连破10万辆。

在销量“屠榜”的同时,比亚迪的市值也超越大众,成为全球第三。

在一众比亚迪产业链个股飞涨的同时,错过的企业无疑有点落寞。这其中就包括车灯“大王”星宇股份(601799.SH)。

01

三十年专注车灯

车灯被喻为汽车的眼睛,是集照明、信息交流、外观美化等功能为一体的汽车关键零部件之一,对汽车的实用性、安全性和外观有重要影响。当前已坐上国产车灯“霸主”位置的星宇股份,其前身最早可追溯到1993年成立的武进县星宇车灯厂。

1997年底,周八斤以50万元拿下了星宇车灯厂的股权,仅仅几天之后,就把40%的权益以20万元的价格,转让给了女儿周晓萍,后者正是当前星宇股份的实控人。

汽车灯具市场主要分为新车配套和维修组装,前者与新车产量直接相关,后者则仰仗汽车保有量数据。改革开放后,我国汽车市场逐步崛起,新车配套市场的规模占整个汽车灯具市场的比例较大。这给星宇股份的成长带来了机会的同时,挑战也随之而来。

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,部分国外整车厂将为其提供车灯配套的车灯制造企业陆续引入中国,设立合资或独资公司以满足合资车企需求。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国内车灯市场为合资企业所主导。根据《中国汽车工业年鉴》的统计,2008年10家合资企业占28家规模较大的车灯企业产量的70%。

不仅如此,除了技术、成本和质量认证的高壁垒,外资车灯厂与整机厂的股权关系更是国产车灯无可比拟的。彼时,知名车灯厂小糸的第一大股东是丰田,斯坦雷的股东席有本田,玛涅蒂马瑞利隶属于菲亚特集团,伟世通曾是福特公司的子公司。

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,唯有专注才能应对竞争,本土品牌整机厂则是车灯企业的重要突破口。成立以来,星宇股份的主营业务基本没有大的变化,车灯一直都是收入占比最高的业务。

虽然在电动化时代,奇瑞汽车逐渐边缘化。但在本世纪初,奇瑞却是自主品牌中的佼佼者,与吉利、比亚迪、红旗等一同撑起自主品牌的希望。星宇股份的壮大就离不开奇瑞汽车,2007年来自奇瑞的销售额占其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53.35%。

2009 年中国汽车产、销量分别达到 1379 万辆和 1364 万辆,分别超越日本、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汽车生产国及消费国。这一年中国乘用车销售量前 10 名企业中有 6 家为星宇股份的客户,分别是上海大众、上海通用、一汽大众、东风日产、奇瑞汽车和一汽丰田。

此时的星宇加大力度拓展合资和外资车企资源,到上市前夕,来自奇瑞的销售额占营收的比例下降至 2010 年上半年的 29.8%,而来自一汽大众的销售比例则从 2007 年的 10.65%上升至 22.3%。开源证券研报显示,2007-2019年,星宇股份对一汽大众的销售收入增长近43倍,CAGR达37.1%。

2011年登陆上交所后,星宇股份步伐加快。2019 年星宇股份在国内汽车车灯市场占有率约 9%,市场份额接近法雷奥、小糸、斯坦雷等传统海外车灯巨头。其资产规模从2010年底的8.75亿元增加至2022年一季度末的122.65亿元,增幅达到13倍。

而且上市后,星宇股份资产负债率保持稳定,仅2019、2020年超过40%。业绩增长十分稳健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从2010年1.36亿元增至2020年11.6亿元,期间同比增速从未为负。其股价也在2013-2021年表现抢眼,仅2018年微跌2.36%,其余年份悉数上涨,期间涨幅超10倍,市值最高近700亿元。

不过,在2021年星宇股份却遭受了打击。

02

客户新能源受挫,连累星宇

2021年,星宇股份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9.49亿,同比下滑18.12%,是上市以来第一次。而且这个势头还没有结束,2022年一季度,归母净利润再次同比下降5.61%。其股价也在2021年滞涨,今年更是一度大跌50%,尽管近期有所反弹,但相比比亚迪产业链公司,相去甚远。

究其原因,与下游客户的生存状况不无关系。

据2021年年报披露,星宇股份客户涵盖一汽大众、上汽大众、上汽通用、戴姆勒、德国宝马、通用汽车、一汽丰田、广汽丰田、东风日产、广汽本田、东风本田、长安马自达、一汽红旗、一汽轿车、一汽解放、吉利汽车、上汽通用五菱、广汽乘用车、奇瑞汽车、蔚来汽车、小鹏汽车、理想汽车等多家国内外汽车整车制造企业。

洋洋洒洒几行字,新能源车的熟面孔却并不多,尤其是特斯拉和风头正盛的比亚迪。不仅如此,在星宇股份的客户结构中,2021年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 69.38%。核心客户中,一汽大众、一汽丰田等虽然体量巨大,但在电动车的布局却泛善可陈,在近两年电动车狂飙的背景下,即使有蔚来、小鹏、理想支撑,增量也明显不足。这正是星宇股份所面临的窘境。

不仅如此,原材料价格也在吞噬星宇股份的利润。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,星宇股份表示,2021年净利润下降,主要是公司产品的主要原材料价格上涨所导致,人工成本、制造成本及研发投入增加等因素也有影响。此外,疫情的影响也不容忽视。2022年一季度的业绩下滑,就与东北和上海地区的疫情不无关系。

03

新订单能否逆转局势?

对于陪伴我国汽车产业发展的星宇来说,当前的困境并非不能克服。

首先,从单季度业绩表现看,虽然2022Q1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连续第三个季度为负,但环比却已连续两个季度正增长,2021Q4和2022Q1环比分别增长24.87%和27.79%。

在新能源车的布局也还在继续。在今年3月的调研中,星宇股份表示已经进入新势力和头部自主品牌客户的供应商体系,并获得了项目。作为已经在合资车企站稳脚跟的行业龙头,进入电动车整机厂供应链应该也不算难事。

更何况星宇股份的订单正在提速。3月16日公告显示,星宇股份2021年承接新项目订单约135亿元,包括ADB前照灯、DLP前照灯及车灯控制器等项目。而2022年初到3月中旬就已经承接新订单40亿元。预计这些订单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贡献收入和利润。

随着汽车车灯向电子化、智能化、数字化升级,未来辅助驾驶前照灯和智能数字化前照灯是升级的方向。星宇股份的ADB前照灯和DLP前照灯的订单说明,在新产品的布局上并没有落后。不过,当前电动化和汽车市场的消费理念正在重构市场格局,过去靠着传统车企过日子的星宇股份需要尽快作出改变。